Shane Wong 好,先謝謝你看完整篇文章,並給予詳細的回饋。以下我將你的評論分成4個問題來進行回覆:

  1. 前面說的是無法確定喜歡的魔術類型,後面說多看表演講的卻是表演風格,有點不清楚前後文想表達哪一個意思
這邊說的是「魔術類型」,多看表演並非指「表演風格」,多看表演的目的是要拓展自己的認知疆界。為了舉例,我們可以想像一下,假如我們接觸到的近距離表演都是紙牌、硬幣,我們就可能忽略還有海綿球、繩子、日常物品…等,都是可以用來作為近距離表演的素材。

2. ”要知道自己喜歡的是什麽,必須先知道自己不喜歡的”感覺邏輯上怪怪的
舉例:
2–1.有些人學生時代就知道自己想要走哪種職業,而實際做了以後的確是自己喜歡的(適合的),但你要問他不喜歡做哪些事,他無法答上來.(因為他根本沒做過,而他也不必要去一一找出自己不喜歡的來幫助自己找出喜歡的)

我同意你說的「在職業選擇上,某些人在學生時代就找到自己喜歡的,但他無法說出自己不喜歡這麼」這句話。但是我認為這樣類比不太恰當,我的論點如下:A、「職業選擇」類比 ≠ 「魔術學習」
在「職業選擇」上,我們投入到崗位上後,隨著工作時間、經驗的增加,如果愈做愈上手,我們就會選擇深耕該職位領域 ; 但在「魔術學習」上,我們就算投入到自己最初學習的項目(例如:紙牌魔術),並且持續深耕精進技術,我們在後續還是會面臨到「選擇太多」的問題。以紙牌效果來說,我們假設以Roberto Giobbi的分類來說(參考:http://geniimagazine.com/wiki/index.php?title=Card_Magic_Classification)就有107種紙牌效果,每一種效果都還有變化型,這樣在學習上就會碰到「選擇太多,不知道自己喜歡、想要繼續精進的效果是什麼」。如果以紙牌效果就會遭遇這樣的問題,加上其他類型的魔術,就會碰上更大的選擇障礙。
B、為什麼「要知道自己喜歡的是什麽,必須先知道自己不喜歡的?」我這邊想說的事情是「學習魔術」這件事情,當我們學習了一段時間之後(例如5–10年),我們過程中一定會接觸到非常多類型的魔術、或是同個類型但效果迥異的魔術(例如紙牌魔術)。在這麼多「魔術效果」或是「魔術類型」,如果要問我們喜歡哪些,我們可能會因為選擇太多,而回答「全部都喜歡」。我們知道時間是有限的,要學習「全部都喜歡」的魔術是相當困難(甚至說不可能)的事情,所以我才會說:「要知道自己喜歡的是什麽,必須先知道自己不喜歡的」,這其實是借鏡查理蒙格(Charlie Munger)的「反過來想」思維模式。蒙格在《窮查理的普通常識》講到:「我只想知道我將來會死在甚麼地方,這樣我就可以永遠不去那裏。」也就是說,與其想著我應該怎麼成功,不如去想「我應該如何失敗」,因為當我知道如何失敗的時候,我只要積極的去避免這些事情就好了。回到魔術,如果參考這樣的想法,我們要在這麼多喜歡的東西做選擇,那我們可以用「反面思考」,剔除自己不喜歡的,那最後就會剩下自己喜歡的。

2–2.更何況以魔術的風格搭配招式類型來講,千百萬種不一樣的變化,所謂”多看”並沒有一個標準值(比如說背單字有基礎一萬字或是題庫等等),所以到底要看多少才算夠呢?

前面你這樣的說法有點像是在鼓吹無止盡的學習,但這跟鄧傳玖在講座中講的是完全不同的(知識沒有內化的話是沒用的):

“魔術是無限的 , 你想每年有多少革命性的手法”
“通過這些所有的(已經會的)魔術找到你自己”
鄧傳玖的意思是”學了5~10年的魔術,一定已經學了夠多,應該要從已經學過的這些東西找到自己,而不是繼續去學”
“一但你認清楚自己,你就能分辨什麽是我需要的,什麽是我不需要的”

我同意「多看本身是沒有標準值」的說法,我想這邊我應該對「多看」做一個定義(我在文章中可能沒有寫得清楚),我指的是「多看表演」的意思。這裡可以參考第1點的說明,「多看表演」是為了要拓展我們的認知疆界,同時讓腦中的想法進行碰撞、結合。這裡可能會讓人產生一個誤區:「多看表演 = 多學習新技術」,我認為這件事情不完全成立。除了掌握新技術之外,這邊我想強調多看不同類型的表演:可以幫助我們腦中已存在的知識進行連結,我們可能看到新的表驗中,有以前學習過的知識存在,而在那當下我們可能靈光一現:「原來這個東西是這樣用呀!」鄧傳玖說:「學了5~10年的魔術,一定已經學了夠多,應該要從已經學過的這些東西找到自己,而不是繼續去學。」這邊我不對他的話做解釋,我來說明我的看法。我認為「從已經學過的這些東西找到自己,而不是繼續去學。」這件事情,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做法,有些人可能是翻翻過去的筆記,有些人可能是看看以前的表演影片,有些人則是把以前的教學片拿回來複習。而我的做法除了上述的舉例外,也包括上一段所講的「多看表演」,因為「認清自己」這件事情是屬於心理學「自我探索」的領域,鄧傳玖的講座中也沒有特別說明實際的操作細節,因此這一塊是每個人可以分享他的做法來進行討論,而我的作法就是「多看表演」(這邊跟上上上段相同,指的是一個方向,而沒有一個量化的標準值)。

2–3.隨便回想起自己第一個看到的魔術,那個第一次震驚到自己的魔術,”一定是自己喜歡的”。不然不可能藉此開始學習魔術,所以我認為不應該從”不喜歡”的著手,而應該從喜歡的、嚮往的開始,說沒有自己最喜歡的,我覺得是沒有正面回應這個問題。平常在變的那些魔術,難道不喜歡?如果有喜歡的話,會找不出最喜歡也很怪。因為”最”是比較出來的(不喜歡還變?那就是戴上面具的狀態 但我相信就算是戴上面具一定選擇某些魔術來表演是有他的原因,從這條線索一樣能追尋認識自己)

我同意你說的論點「我認為不應該從”不喜歡”的著手,而應該從喜歡的、嚮往的開始」。以下是我自己的想法,除了可以套用你的論點,我也將「要知道自己喜歡的是什麽,必須先知道自己不喜歡的」論點融入進去。我認為魔術學習時間的不同,遭遇的問題也會不同:魔術學習初期
套用你的論點「我認為不應該從”不喜歡”的著手,而應該從喜歡的、嚮往的開始」,剛開始接觸的魔術項目還不夠多,或是沒有多的有「選擇障礙」的問題,因此先從自己喜歡的、有感覺的魔術開始表演。
魔術學習中期
初期跟中期的時間點很難量化,但我認為是當自己的心裡面出現了這樣的聲音:「最近買的道具愈來愈多、效果也愈看愈多,好像都看不完了」「是不是要調整既有程序呢?如果調整的話,會不會影響到表演呢?」當有這樣的疑問開始冒出來後,就是我所提的「選擇障礙」開始出現了。此時可以使用「要知道自己喜歡的是什麽,必須先知道自己不喜歡的」的反向思考法來進行學習選擇。
以上想法我只討論「魔術愛好者」(魔術是自己的興趣,非工作手段),當然並不是每個人都會遇到這樣的問題,我只能說如果遇到這樣問題的時候,可以採取這樣的思維方式。當然每一種思維方式都有其優點和缺點,大師的思維方式我們也不需要生搬硬套,但我覺得在經驗尚淺之初,如果有一個人生經驗豐富的長者,提供他磨練已久的思考模式給我們,何不嘗試先使用看看,如果發現有不合用的地方,提出自己的情況與改善想法,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。魔術學習後期
我尚未經歷,還無法提供想法

3.嚮往的魔術師 難道不想變成他?(先不管適不適合)。理查佛傑一開始嚮往藍斯巴頓的風格以及表演,所以他就跑去買了一樣的燕尾服跟鴿子,想玩那樣的風格和表演。後來剛好發現他對鴿子過敏 所以他也就沒有繼續這樣的風格,他自己也說”幸好有這樣的事發生,它才能找到自己的風格”,但我想不管如何,他嘗試過自己無法成為藍斯巴頓後,一定也會找到自己的風格。重點在於他先從喜歡的下手,才逐漸知道什麽是適合自己的,喜歡搞笑 但不一定適合,喜歡硬幣 但不一定適合,但你要說從不喜歡找出喜歡的,那真的太難了,你要我說出我喜歡的魔術師,我可以講出一百個 ; 但你要說我不喜歡的魔術師 講來講去也就那幾個。

我一樣同意你說的「重點在於他先從喜歡的下手才逐漸知道什麽是適合自己的」。我認為我們的理解歧異點,發生在「選擇障礙」出現的時機,當「選擇障礙」出現的時候,我認為可以採用看看「反向思考」的方式,這邊請參考2–3。

4.傳玖的這段內容基本上跟你學習魔術的價值觀是相互沖突的,所以你用了一種看似認同、實質反對,甚至超譯(你的解讀的部分)的方式,來寫這段的感想,但反對的論點其實力道稍嫌不足、邏輯上也有所漏洞)
並且最後補上的這一句:

“當我們看得不夠多的時候,又怎能確定自己已經找到喜歡的呢?”

似乎就是想要反駁,鄧傳玖真正想傳達的。但實際上正是又落入了shiny object syndrom的狀態,魔術學習者中的出現shiny object syndrome的情形非常多,如果已經有癥狀卻沒有面對的話 已經不是在學習魔術,面對自己,而是把魔術淪為自我滿足的工具。

這邊先感謝你,因為這段評論我多學會了「Shiny Object Syndrome(新奇事物症候群)」的概念,在公司上的應用我也找到這篇文章《向上管理,What to Do If Your Boss Gets Distracted by Every New Thing》。說老實話,這個症狀其實我自己在過去幾個月,的確都有間斷的發生,因此透過一些基礎手法的複習(例如以系統化的方式重新學習紙牌基礎 — 閱讀《紙牌大學》),翻閱舊筆記、將舊的學習事物進行重新包裝…等,這些是我學習魔術「反思」的方法。但我還是想再次說明,「多看表演」進行拓展我們的認知疆界,同時讓腦中的想法進行碰撞、結合,在「反思」中還是還是非常重要的,可以回頭參考2–2的說明。

小結

其實我認為,對於一個話語、思想的理解,本身就會依據每個人的知識庫、生活經驗所影響。對於鄧傳玖這個講座,我的內心是認同他所說的「一但你認清楚自己,你就能分辨什麽是我需要的,什麽是我不需要的。」

只是我對於「認清自己」的理解,是採用「反面思考」的方式來理解。

我想我們的認知差異,主要是在「當我們看得不夠多的時候,又怎能確定自己已經找到喜歡的呢?」「要知道自己喜歡什麼,必須先知道自己不喜歡什麼」這兩句話上,在2–1、2–2中我做出了差異點的說明,可參考該段落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